疫情之下的日本游戲產業現狀

來源: 游戲產業網 作者: 游戲產業網 發布時間:2020-04-22 10:59

  受新冠病毒影響的加重,日本在東京和大阪等城市地區宣布緊急情況以及關閉各種商店和服務。疫情之下,日本游戲產業現狀如何?

  根據日本業界調查,從某種角度看,疫情似乎促進了日本游戲產業的部分增長。由于大多數日本學校都處于停課狀態,并且人們按照政府的自律要求幾乎都宅在家里,為了打發消磨時光,因此對游戲娛樂的需求在不斷增加。例如,不久前在Switch發行的《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短短三周內就售出了300萬套。業界人士認為,雖然《動森》游戲本身具有較高的人氣魅力,但因為《動森》發售時值疫情期,除了娛樂,更有不少人在游戲之中追求“歲月靜好”,以此來暫時躲避現實的殘酷,這樣的市場需求導致了銷售的增長。

  同樣,疫情之下,日本移動游戲市場的銷售也在增長。從基于智能手機的信息分析網站“Game-i”的估算數據來看,今年三月,日本移動游戲的銷量(排行榜產品)比二月份增長了約 150%。對游戲的需求不僅在日本,就連全世界都在增加。根據 Steam 數據庫的官方統計,在過去的一個月左右,用戶數量顯著增加。從平臺同時在線人數看,3 月 15 日超過了2000萬人,并且在4月4日創下 2400萬人的歷史新高。

  然而,日本游戲行業從業者們并沒有對疫情下的銷售增長感到高興。雖然,在國民經濟停滯不前的狀態下,游戲產業能夠為經濟復蘇做出了一定的貢獻。但是許多游戲公司正面臨著疫情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對于主機市場,正如之前提到的,因《動森》的熱賣,Switch的銷售情況令人看好。但是由于中國的生產工廠已經停產,因此造成主機主體缺貨現象嚴重,據悉可能預定要到一年之后。目前,在日本雅虎拍賣商店看,Normal Switch已經由固定價 29,980 日元漲到為50,000至60,000日元。而Switch Lite也由固定價19,980日元漲到約為40,000日元,兩者的交易價格均接近出廠價的兩倍。此外,根據任天堂公司的公告,以后的Switch出貨僅用于預訂,因此預計短缺情況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在游戲審查方面,日本的電子娛樂評級機構CERO已經宣布將進入臨時休業期。休業時間自4月8日起至5月6日,為期一個月。由于 CERO的評級審查工作是通過委托給外部審查員的形式進行的,因此受日本對疫情緊急事態宣言的影響,這種審查方式難以為繼。在休業期間,CERO的事務所將會全面關閉,也無法接收以信件、包裹等形式寄送的審查資料。在日本,由于面向Switch、 PS4、Xbox等家用機平臺的游戲在發售前必須經過CERO的審查以獲得特定的年齡評級,所以CERO的休業,也就意味著一部分面向日本市場的游戲以及海外游戲的日文版將會延后發售。

  對硬件廠商來說,每年6月舉行的全球最大的游戲展E3被取消,這個可謂是一個非常不利的消息。取而代之的是,每個游戲廠商不得不通過各自的視頻新聞來發布本企業的新產品。對于日本的游戲公司,特別是由于索尼等頭部企業本將于今年年底發布新硬件,因為E3的取消,所以必將產生較大的影響。

  日本的電競市場同樣也面臨著困境。眾所周知,諸如“Dota2”和“LoL”之類的全球電子競技游戲在日本也不是很流行。這是因為游戲本身并不重要,而是因為“加拉帕戈斯”現象,所以電子競技一開始還沒有被日本更多的玩家所重視。但是隨著近幾年電競產業的快速發展,日本也開始重視和加快電競產業的布局,以Capcom街頭霸王為代表的電競格斗成為了日本電競賽事的名片。受疫情影響,Capcom Pro 2020巡回賽上半年被取消了。盡管在海外電子競技市場上,Capcom杯的獲勝獎金僅約為25萬美元(2,700萬日元),相對較小。但是,格斗競技類游戲方面,日本是世界上最強的。(2019年 Capcom杯32名參賽者中有15名是日本人)。因此即使獎金很少,但是玩家的關注度非常高。因此,對于那些和大企業、贊助商簽署完協議的職業玩家和電競選手而言,取消巡回賽是一個巨大損失。

  日本業界人士認為,不僅日本,世界的游戲行業在疫情下其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從游戲誕生之初的研發階段,到之后的審批階段、發行階段直至運營階段,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特別是產業鏈下游,以電競市場為代表呈現出大幅度停滯的局面,讓人感到今年將會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編譯:斷橋殘雪 


北京pk10牛牛是